宋锦书不知道是,他们走后,那个毁容的妈妈,将小男孩儿,拉到女厕所。

然后,忽然抬起手狠狠打在了小男孩儿脸上。

小男孩儿被打趴,瑟瑟发抖。

“废物,你就是个没用的废物!”

毁容女人一脚踢在小男孩儿肚子上。

“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连一个小女孩都推不倒,我养你有什么用?”

小男孩儿捂着肚子疼的浑身发抖,小声说:“我......我下次一定推倒她......”

毁容女人面目狰狞,一改方才在宋锦书面前懦弱的姿态。

她一把掐起小男孩儿的脖子。

“给我记住了,下次找机会把她从楼梯上推下去,让她从高处摔下去,懂了吗?”

“懂了,妈妈我懂了,不......不要打我了,我下次一定会做好的!”

“真乖,不亏是我儿子,那妈妈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小男孩儿连连点头。

毁容女人放开他。

“那个小女孩儿,你一定要牢牢记住她,她就是跟你抢东西的人,记住她......”

“记住了!”

毁容的女人,似乎扬起唇角想笑。

可这一笑,越发的可怖。

小男孩儿吓得颤抖的更厉害。

毁容女人像疯子一样,诡异笑道:“宋锦书真是,好久不见啊!”

......

见过赵清歌,楚雁声先让人去福利院调查了一番。

拿到了一些照片,还有赵清歌跟小朋友做游戏的视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