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

天上麒麟?

乾元王,殷夫人等听到这个名字露出了一丝意味深长的表情,尤其殷夫人眸波盈盈,若有所思。

李乾一声冷笑,对齐麟的你以为嗤之以鼻,在霸道面前弱者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小女木吒提起过你的名字,今日一见,果然一表人才。”殷夫人笑着说了一句。

她不提起木吒,哪吒都忘记了。

自从木吒在对弈里输给齐麟后就深感屈辱,后来离开了稷下学院回到万仙王朝,孟子还是很关心她现在情况,借机询问木吒为由换了话题。

“木吒这次回家是为了婚事,希望学宫可以理解。”殷夫人说。

“到时小女木吒大婚之上,如果能由她的老师,亚圣主持,那又是流传的佳话。”李乾问道。

婚事?

齐麟心中一惊,和苏雪砂几人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虽然洪荒也有过神名结婚的事,但一般来说绝大多数神名为了自己神名的名望都不会选择和男人结合的,这等同于自轻自贱,传出去不太好听,唯一的例外就是那个男人必须要有凌驾神名之上的本事和威望才行。

“不知何人可以娶令千金?”孟子知木吒是弈秋少有弟子,她和弈秋关系很好,不想这唯一好友弟子误入歧门,败了名声。

“南洲诸子绵家绵珵美,我们自然是不会亏待木吒的。”殷夫人道。

“原来是绵子一脉。”听到是诸子血脉,孟子也无话可说,诸子绵驹号称音神,曾经在学宫也赫赫有名,广有门徒,十二音神在洪荒也很有名气;诸子乃是人世间名的‘顶级’,仅次于神名,木吒现在的身份还没到达封神之境也难逃世俗,只是可惜了,一旦神名结下世俗,再想封神就很困难了,除非结合的男子要有经天纬地之才,擎天架海之功。

“碰。”

哪吒打碎了瓷杯,留下一声可笑。

“齐麟,我们走,我不要再待在这了。”女孩转身决然,齐麟第一次见到她如此的冰冷无情。

“不好意思了,夫人。”齐麟拱手表示。

“你既然身为她的好友就去好好劝他,神名要想再更进一步,除了封神榜还有其他的路。”殷夫人说。

齐麟不置可否,跟着哪吒出了府。

苏雪砂也紧跟其后。

孟子身为诸子自然不能像学生那么任性,对方好歹是万仙王朝第一亲王,拂袖离席传出去对学宫不太好听。隹墨羽不知所措,她没齐麟那么大胆也留在老师身边。

齐麟虽然也是一表人才,当得起人中龙凤,但是万仙王朝俊彦无数,命世之英也在其中,李乾和殷夫人也并不是很在意,倒是苏雪砂让李乾眼神微微一动。

“刚才那少女本王看她非神非星,非人非妖……却有一种超脱于洪荒的气息……她不是简单的神名吧?”

“浩然正气,风行草偃。亲王着实有点多疑了。”孟子说。

乾元王想知道苏雪砂的身份,听到这么说只能作罢,他哈哈一笑,赞道:“能跟随亚圣周游自然是学宫中万里挑一也不奇怪。”

“这次小女回家真是劳烦孟子师长操心了,如果可以的话,孟子师长能劝说哪吒回心转意就好了。师长也知,混沌演义将启,哪吒自身境界提高对学宫来说也是好事。”

孟子轻轻摇头:“哪吒现在是太乙真人门下弟子,亲王还需要用婚约来帮她提高境界吗?”

“那个太2真人?”乾元王嗤之一笑:“虽然是十祖,可洪荒谁不知道,这真人喜欢研究稀奇古怪的玩意,从不会对门下弟子境界有何提升。哪吒在她门下,误人子弟……”乾元王对太乙真人评价并不高,他身为万仙王朝亲王之首,万仙王朝又属于截教,相反太乙真人算是阐教一派,对此他还有些微词。

“亲王不要忘了哪吒现在有无垢之躯,诸子之心。我们都不可能强行让她去做什么。亲王还是不要执着了。”孟子提醒。

“哪吒的未婚夫是通天教主的徒弟,我们可以不说话,但是通天教主可不好说话。”乾元王平静的回答。

孟子沉默了。

……

灼灼烈日当空,少女哪吒的无垢之躯就如同开在烈日下的一朵白色雪莲竟让世间充满凉意,一路飞行之下,好似雪花飞落,让乾城笼罩在久违的冰凉里,甚至引起居民顶礼膜拜。

齐麟和苏雪砂在后跟随,虽然无垢时哪吒身材曼妙绝顶,气质惊艳人间,但长时间维持不是好事。

“想不到乾元王居然会把自己女儿神名许配给俗人。”苏雪砂轻轻的惋惜。

齐麟一直不清楚哪吒当年为什么要做“大逆不道”的事,现在也知道了一些眉目,和木吒一样应该也是从小订立婚约,只是哪吒的性子可由不得别人颐指气使,即使父母都不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