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骏将那张小纸条丢入了炉灶之中,看着它被火舌吞噬的那一瞬间,眼底生出了几分了然,“也许宝亲王在大雍的地位,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顽固。”

若是寻常人,哪敢在宝亲王府安插亲信?

想要做到这一点,怕是难于登天。

可洪伯背后的那个人却做到了。

“叶骏哥哥,你怀疑雍帝?”

“嗯。”对上了小铃儿充满了狐疑的目光,叶骏无声的勾起了唇畔,棱角的弧度更加的鲜明了,“也许雍帝与宝亲王之前的关系并没有那么牢固。”

“咱们进入雍朝国境已经过了大半年了,就连宝亲王都发现了我们的踪迹,雍帝又岂会不知?”叶骏总觉得他们忽略了一些重要的线索,“就连宝亲王府都被雍帝安插了眼线……”

“叶骏哥哥,其实我一直都思考一件事。”铃儿想了想,将心中的疑虑说了出来,“费尽心机千里迢迢将我请到邳州的人,真是宝亲王么?那宝亲王又是从何知晓我会改命之术呢?”

于萧远山而言,阿芙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复活阿芙,他滥杀无辜以生灵献祭才摆出了这样诡异的聚魂阵!

这也就意味着在萧远山的眼中,大雍江山是远远没有阿芙重要的,否则他也不会轻而易举的开口许给铃儿五座城池的谢礼!

“恐怕从一开始,我们就小瞧了雍帝。”叶骏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轻声说道,“如今咱们已经入局了,轻易怕是脱离不了,既如此,倒不如仔细的探一探究竟。”

这会儿,叶骏最为庆幸的事情就是他们提前将子昊子玥送回了长安。

“也好。”铃儿嫣然一笑,语气娇俏的说道,“叶骏哥哥,我觉得咱们也别想那么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填饱肚子~”

小半个时辰后,天麻鸽子汤的香味已经从逍遥苑飘了出来。

此刻正在后院焦灼的翘首以盼的洪伯也嗅到了那阵独特的香气,顿时好奇的拧起了眉头。

循着香气,他来到了逍遥苑,正准推门而入的时候,却被一阵看不见的气力直接弹射了出去——

“这是怎么了?”正好前来的萧远山瞧见了这一幕,好奇的问道。

“王爷,”洪伯立刻从地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解释道,“这逍遥苑的门有些古怪,老奴还没靠近就被一阵强大的气力弹了出来,这……”

宝亲王轻轻颔首,随后轻而易举的走入了院内。

他下意识的转身,有些狐疑的看了洪伯一眼。

“若是不舒服,早点回去休息吧。”

“王爷,老奴刚刚……”

“王爷怎么来了?”一道娇俏的声音陡然响起,铃儿笑呵呵的提议道,“王爷应该也还没有用晚膳吧?正好我炖了天麻鸽子汤,王爷可要一起尝尝?”

“鸽子汤?”洪伯心头一紧,小声的说道,“敢问郡主,这鸽子是从何而来啊?老奴记得今儿个厨房采购的食材里没有鸽子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