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杜康站在台上听着台下欧洲观众们整齐又响亮的嘘声,反而从嘘声中感受到了他们的心虚和担忧。

他们努力发出嘘声的行为就像欧洲的玩家们最近在排位中竭尽全力地干扰RNG队员们赛训一样,既令人不爽,又让人觉得他们可笑且可悲。

待会G2输掉比赛的话,他们应该就聒噪不起来了吧?

还是得把他们打得像在图书馆里一样安静才行。

今天LPL官方直播流的解说是娃娃和米勒,在今年藤井大力推广新解说的情况下,两人这一年搭档的机会都不多,大部分时候都是带新人搭台。

但他们还是在赛程一出来的时候就主动申请了这场比赛的解说工作。

去年RNG对阵G2的比赛也是他们俩搭档姿态解说的,被困在那场比赛里走不出来的人有很多,当然也包括他们两个。

他们希望RNG成功复仇的时候,他们也是在解说台上,为RNG纵情欢呼。

今天解说席的嘉宾请的是严君泽,评论席的嘉宾请了姿态,如果不是怕被说成搞特殊化,官方甚至想安排两人一起上解说席,但是姿态拒绝了搞特殊化的建议。

君泽是去年在场上打比赛的人,姿态去年也在解说席上看着君泽打,今年该他俩一起看着杜康帮他们复仇了。

“各位英雄联盟的召唤师们,欢迎回来继续收看我们全球总决赛的最后一场四分之一决赛,这场比赛将是RNG对战G2,大家好我是娃娃!”

“大家好我是米勒!”

“大家好我是Letme。”严君泽今天在化妆的时候化妆师是给他按照西装衬衫领带的服装化的,结果临上台前他又把西装撤了,换上了一套RNG的队服。

最终整体呈现的效果就是帅,又不完全帅。

“今天这场比赛应该是大家这两天最关注的比赛了,去年的世界赛上RNG也是在四分之一决赛上输出给了G2,那场比赛相信所有关注和喜爱RNG的粉丝们都不会忘记。”娃娃一开场就进入了状态,有些动情地说道。

“今年的MSI上,RNG在小组赛和半决赛上都战胜了G2,当时也是让大家都出了一口恶气,这次在世界赛上再次相遇,而且正好又是八强相遇,我想此时此刻,Letme肯定会比我们有更多想说的话。”

娃娃和米勒两人都笑着看向君泽,主动把话题递给他,而作为去年那轮BO5的比赛的亲历者,严君泽确实在来之前准备了很多的话。

想跟他们说不要轻敌,稳扎稳打地赢下来;想叫他们打出气势,狠狠地干死G2;想告诉他们今年一定要走到最后,完成大家共同的梦想。

结果到了台上,原来想说的话都有些烫嘴,就是说不出来。

“希望RNG的选手们都加油吧,好好打,以我们的实力肯定是能赢的。”

他既是在跟现在将要比赛的大家说,也是在跟去年的大家说。

可惜无论是去年的大家还是现在将要开始比赛的大家,都听不到。

第一场比赛RNG主动选择了红色方,四分之一决赛都打到了最后一轮,大家在BP方面也都更加贴合版本,也变得更加公式化。

霞和卡莎就是目前版本数一数二的下路ADC选择,在红色方的队伍可以根据蓝色方前面的BP做选择,如果蓝色方不BAN,那就可以两个都放,如果蓝色方BAN了其中一个,那么最好红色方也处理掉另一个。

G2在蓝色方率先禁用了阿卡丽和杰斯,RNG的前两手则是禁用了潘森和辛德拉,双方的第一轮BP做得都没什么特别的。

第三手的BAN人是关键,G2选择禁用了奎因,这个BAN人的目的性非常明确,大家基本上也都清楚,他们大概率是想要在蓝色方先出一个线霸英雄鳄鱼了。

RNG的第三手选择禁用了琪亚娜,紧接着G2的第一手明确地锁下了一个鳄鱼,要帮上路稳住对线。

杜康也不懂对面怎么会有一种BAN掉奎因之后再拿鳄鱼就安全了的信心,但他还是先在一楼亮出了奥恩。

他知道君泽现在就在解说席上,亮出奥恩算是跟他打招呼,同时也是在提醒G2,前面DWG和SKT的BO5中已经证明了,奥恩在这个版本是可以选出来对抗鳄鱼的。

但他们肯定不会真的在前两手就选奥恩,RNG在红色方一二手拿下了瑞兹和霞,只要G2不先把洛抢了的话,他们就会在第三手拿下洛。

G2的第二手选下了酒桶,然后在第三手拿下卡莎,这两手的选择和RNG预料之中完全一样,于是他们在第三手拿下了洛。

G2显然不相信RNG会给杜康拿奥恩,于是他们在第二轮选择禁用了纳尔和盲僧。

RNG则是禁用了泰坦和蕾欧娜,这两个都是最近其他队伍拿出来搭配卡莎比较多的开团辅助。

第四手RNG选下了一个皇子,也是比较常规的选择,他们的BP做得几乎跟小组赛一模一样,也没打算在第一局露出更多的东西。

G2也没有玩什么新的花样,他们先在第四手拿下了发条魔灵,然后在最后一手拿下牛头,最终组成的阵容是上单鳄鱼、打野酒桶、中单发条、下路卡莎和牛头,非常扎实。

RNG的队员们已经讨论了好一会了,他们最后一手可以选择拿奥恩,这样的话对线没什么压力,中后期打团都有的打,整体战术风格会比较像去年。

外界都以为杜康完全不玩肉,但他们不知道杜康的奥恩也很强,最近打训练赛也玩了不少,胜率非常可观,大家都笑他是不是偷偷跟严君泽补课了。

除了奥恩之外RNG还可以拿加里奥,把瑞兹摇到上路去,组成一套为所欲为体系,打起团战来也会比较轻松,但是瑞兹自从移除刷盾机制后,对线鳄鱼风险会稍微高一些。

另外纯对线的话还可以考虑给杜康拿刀妹或者卢锡安,甚至拿青钢影来打杜康都有信心可以打赢对线。

“阿杜,杀起来吧,打你自己的风格。”简自豪见大家还在犹豫,便主动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杜康是可以玩奥恩,但拿这种的英雄明显是在限制他的天赋和能力,他们明明拥有当今世界上最强的上单选手,为什么要打四保一呢?

Dandy也合上了他的战术手册笑着说道。“阿杜,你拿你想要的英雄,然后带大家赢。”

“那就拿青钢影吧。”杜康脸上也写满了笑意,“不是带大家赢,是我们大家一起赢。”

RNG第五手亮出的奥恩变成了青钢影,然后锁定。

娃娃和米勒有些吃惊,因为在正常的游戏理解里,鳄鱼打青钢影是更有优势的对局,但RNG却是选择在后手拿出了青钢影来打鳄鱼。

严君泽脸上没有任何担忧,他笑着跟大家解释说这种看似劣势的对局,其实打起来也是看ID的,就像昨天晒哥拿天使可以锤杰斯,今天Nuguri的天使就被杰斯锤,总之他相信杜康对线一定能赢。

他心里很高兴,RNG没有真的拿奥恩。

RNG没理由在红色方的五楼给杜康拿奥恩,就像RNG不会给Uzi拿什么盖伦猫咪,什么宝石琴女一样。

这一次教练应该也不会在上单想玩青钢影的时候,硬要他玩波比了。

他能理解Heart教练的选择,只是偶尔想起,也会有些遗憾。

RNG最终拿到的阵容是上单青钢影、打野皇子、中单瑞兹、下路霞洛,同样非常扎实。

比赛的转播是不会转游戏加载页面的,因此观众们直到进入召唤师峡谷,才发现杜康这局游戏带的召唤师技能是点燃和传送,天赋带的是征服者,出门装买的是多兰剑。

这个版本的上单青钢影,所有人带的都是闪现和传送,只有寥寥几个选手,在中单的时候会选择带闪现和点燃,杜康的这个点燃传送,确实有些狠。

比起青钢影写在脸上的杀心,鳄鱼出门带了个多兰盾的行为就显得有些过于稳健,甚至有一点怂。

上线之后的青钢影哪怕没点技能,站在前面就很有气势,鳄鱼也不理他,开始A小兵攒怒气。

鳄鱼学了Q技能,一级的推线更有优势,青钢影则是学了W,增强自己的消耗和恢复能力。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杜康一级和鳄鱼消耗拉扯了一波,就非常清楚地确认,Wunder不算是顶级的鳄鱼的使用者。

鳄鱼虽然还是取得了推线优势,抢到了二级,但青钢影却凭借着被动护盾和W的恢复效果,再加上靠拉扯白嫖到的普攻,血量反而占了上风。

所有人都觉得卡萨第一波gank肯定会在上路,而皇子却在3分钟的时候出现在了下路,洛闪现W抬到了卡莎和牛头,皇子正好绕后出来跟上EQ,打出了对方下路的所有的召唤师技能,还闪现黏死了卖自己断后的牛头。

皇子的举动让憋了劲刷到了上路准备打2V2的Jankos扑了个空,但这并不妨碍Jankos想要抓上路的想法,青钢影没有带闪现,自己和鳄鱼一起完全可以越塔杀了对方。

杜康看到酒桶的第一时间就放弃了没处理完的塔下兵线,交出E技能往后撤。

正好中路的瑞兹推了线在往上靠,Caps在中路报了Miss,Jankos只能放弃这波越塔,想着能打掉青钢影一个传送也不错。

青钢影回家之后再TP回来,身上多了一把长剑和一个复用型药水,落地三级的青钢影也不怕四级的鳄鱼,先踹了鳄鱼一脚打出被动,鳄鱼没有红怒在身,两人拉开了身位。

杜康总共也就掉了两个远程兵的经验,很快也升到了四级,一对一在上路对抗,自己还刚刚回家领先了装备,杜康觉得自己完全是优势。

处理完塔下的兵线后青钢影做了河道的视野来确认酒桶不在,既然打野不在,那他再回到线上之后的换血就变得更加主动了。

观众们看到导播突然把镜头切到了中路,双方的野辅都来到中路拼了一波,有闪现的酒桶开到了瑞兹,但洛及时赶到把瑞兹保了下来,瑞兹交出闪现拉开距离,随后皇子进场开始反打。

RNG这边三个英雄都没有闪现,撸了一套技能之后双方重新拉开,仿佛无事发生,只是酒桶和瑞兹换了闪现。

但没想到的是在这过程中上路突然跳了击杀,青钢影单杀了鳄鱼,不仅观众们在弹幕上狂发问号以及关心导播为什么还不找个厂上班。

现场的解说们也是一头雾水,毕竟镜头切走之前上路刚被打出TP,然后鳄鱼也是接近满血的状态,怎么就突然被杀了呢?

导播很快给了观众们回放的镜头,原来鳄鱼是推了线想要回家的,但是看到一波炮车兵出来,心中就产生了邪念。

青钢影走到脸上用Q和W技能和鳄鱼对拼了半套,鳄鱼忍受不住炮车兵的诱惑,仗着自己有E有闪有红怒Q居然赖着不走。

青钢影靠在墙边极快地E技能钩索踢上来,两下普攻加Q技能挂上点燃,鳄鱼交出两段E拉开得很远,还是被点燃烫死了。

“这一波看上去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单杀,但是你们没看到的是阿杜的CD细节和伤害计算。

包括自己多出一把长剑的伤害,包括E技能上去的时机让征服者没有断掉,踢上去以后一下普攻打出征服者的伤害加成。

还有两下普攻之后Q技能的CD刚好转好,以及四级的点燃的130点真实伤害,非常极限地烫死了鳄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